奇梦书城—热门的小说推荐!

您的位置 : 奇梦书城 > 小说库 > 言情 > 农家小辣妻:哑巴夫君宠不停
农家小辣妻:哑巴夫君宠不停

农家小辣妻:哑巴夫君宠不停

连载

更新时间:2020-12-31
本该是显赫世家书香贵女,却被狸猫换太子,落入山窝窝受尽打骂欺辱,原以为找上亲生父母就可以苦尽甘来,结果竟被弃如敝履、疯狂追杀?   横死街头,再次睁眼,觉醒现代记忆的杜草发誓再也不会被人糟践奴役!  一步步打拼,做回她的商业女王,成为这个朝代的首富皇商,连王爷公主都在她的脚边跪舔!   飞黄腾达之后,面对那些所谓亲人的好言软语,杜草态度强硬,“抱歉,我现在唯一的亲人是我夫君。”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第一章 竹马家的美少年

陷于山坳之中的黄溧村已经被一场冬雪覆盖,三尺多高的冰锥从破败的屋檐掉落下来,碎落一地晶莹,些许溅在她的脸上,微微刺痛。

杜草贴着墙根缩成一团,搓了搓肿成馒头的小手,却无济于事,手指僵成了乌鸡爪,甚至都没办法伸直。

屋内的骂骂咧咧还没消停,尖利刺耳的泼妇叫骂比腊月寒风还要让人齿冷。

“小贱蹄子,今儿个你就别想吃了,就在外面好好反省吧!”

这就是她上辈子临死前还放不下的亲人,从她出生就开始算计她,利用她的身份,为他们的亲生女儿谋得一辈子荣华富贵,却对她没有半点心虚愧疚,把她当狗使唤,动辄打骂不给饭吃,脏活累活都丢给她......

重生回来,她并没有急着离开这个让她痛恨的家,因为这里,还有她在乎的人。

“你又怎么着我孙女了,孙桂香你个毒妇,我要被你活活气死,快把她叫进来!”老人担忧的声音越来越近,夹着风雪,暖入心头。

“奶奶,我在玩冰锥呢。”杜草嗓音温软,笑望着站在门口的她,随手摘下一根冰锥,灵活地在掌间旋转。

老人探出半个身子,一把将她从天寒地冻中拉到燃着炭火的屋子里,“都冰成这样了还玩儿,小孩子心性!”

“我不冷,您可千万别出来了!”杜草笑模笑样,转首对上孙桂香充斥着警告的白眼珠,视若无睹地将老人家扶到里屋去。

粗糙简陋的蓝布帘子一拉,孙桂香再也不敢嚣张。

她跋扈泼辣,奶奶杜张氏比她还要泼辣,媳妇哪能斗得过婆婆。

“小兔崽子,今儿别想好了!”不敢进去,孙桂香随手搬了把椅子放在门口坐下,手里则拿着根细长的藤条啪啪抽在冬袄上,发出一阵让以前的杜草害怕到战栗的声音。

至于现在,杜草干净漂亮的瞳眸划过一道利光,掀开帘子,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。

只见孙桂香呆了呆,二话不说就朝她扑来,“老娘扒了你的皮!”

杜草伶俐地躲过去,看她裹得跟个狗熊似的胖身子一闪,突然收势不及地摔趴在地上,唇角扬起笑意。

“哎呦,我看你是皮子作痒了,还不拉你娘起来!”

杜草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脚踩着她的一角衣服让她爬不起来,嗓音凉凉道:“我娘?你确定?”

孙桂香狠狠一愣,眼珠子咕噜噜直转,“什么意思,你个臭丫头!”

“你要是我娘,会骂我兔崽子,那你是什么东西?你要是我娘,会把我当仇人对待,一门心思可劲折腾我?你要是我娘,会放任我那个畜生爹,对他的亲生女儿动手动脚?”

“胡、胡说,我不是你娘,谁是你娘!”孙桂香心虚了,生怕她发现什么,影响她宝贝女儿的利益。

杜草微微倾身,声音低而愉悦,“奶奶刚才还在跟我嘀咕,说你们对我那么坏,我是不是捡回来的......”

孙桂香陡然一惊,连忙摆了张笑脸,“你奶奶老糊涂了,净说些有的没的!”

“奶奶还说她梦到亲生孙女儿喊她奶奶,说想要回家......”杜草知道他们讲究这个,随口杜撰也不怕她不信。

孙桂香果然变脸,想找老太婆问清楚,又怕她察觉不对劲,到时候把宝贝女儿领回家,他们的心血就全毁了!

“小草啊,你就是我们亲生的!我们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,你咋说出这么戳心的话,为娘的脾气暴躁,以后好好改,你可千万别提这些了!”

杜草冷笑,再恶的人都有把柄,知道他们把柄是什么,她还怕他们不成?

“把我的红绳还给我。”她伸出布着细茧的红肿小手,眸光坚毅透亮。

孙桂香下意识就要瞪她,想到什么,又忙嘿嘿笑道:“我这就去拿。”

杜草在后面扬声提醒,“还有红绳上面那枚铜板,一个也不能少!”

当初孙桂香贪她那枚铜板,把她系在手腕上的红绳也一并抢了去,导致她很长时间都没脸去见柏树哥。

想到柏树高高壮壮极有安全感的模样,杜草甜甜一笑,戴好红绳,便冒着风雪跑进寒冷的冰雪世界。

柏树家住山脚往上的地方,小木屋搭得牢固又漂亮,借着地势可以阻挡大半风雪,因为背风还很暖和。

杜草去过他家几次,都恨不得住在那儿。

上辈子她没来得及珍惜,这辈子她绝对不能错过。

以后柏树会变得很厉害,她要趁机抱住他的大腿!

可当她好不容易越过山麓,扣响他家门扉,开门的却不是他。

狂风大作,漫天雪花如柳絮纷乱飘摇,门窗晃动着咯吱闷响,抬头的刹那,她像是撞进这世间最绮丽的风景。

少年身形单薄颀长,清俊面色如霜似月,沁墨般的黑眸含着所有她不能描绘的美好风光,像天山最圣洁的冰湖,又像万丈深渊下的寒潭。

清越且幽邃。

“那个......”她蓦然变得词穷,“这里不是柏树家吗?”

他静静地凝视她,像是看着一道无形空气。

杜草不知道该说什么,哦了一声,转头犹豫地离开。

走了几步又突然恢复神智,刚要回去,身后的小木门就被少年啪地无情带上,将她彻底隔绝在风雪之中。

杜草张口结舌,这谁啊,大张旗鼓地待在柏树家,还这么没礼貌?

她可是柏树的小青梅,说不准以后就是柏树最亲密的人!

这么想着,她又重新走过去,用力拍着门,“柏树哥,你在家吗,你家是不是进贼了?”

没有得到回应,她的心里咯噔一声。

柏树可以说是黄溧村最年轻有为的青年,打猎盖房子干任何活都是一把好手,家里存了好些值钱物件。

作为未来的女主人,她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东西被人搬空!

杜草咬了咬牙,一口气冲过去,想用蛮力将门撞开。

结果她还没碰到门板,木门就被里面的人突然打开!

一瞬间,杜草来不及站稳,惊恐地瞪大眼睛,看着自己朝门后那人直直撞去!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亚博网址首页-亚搏体育app下载官方网站_亚博平台网站手机登录_亚博体彩官网登录 龙8国际手机版注册_app下载-龙8国际手机版注册-首页-long8唯一官方网站